开放的人性化写作教学初探

开放的人性化写作教学初探


四川省绵阳中学  黄礼先 


  无论是课改前或是课改中,写作教学虽被关注,但仍是一个薄弱环节。一是没有专门的教材,二是高考制度下统一阅卷造成了学生的分数“碰运气”。因而,老师们的教学流于随意,学生们的写作归于混沌。
  想来也是,自古以来,学生的写作都不是手把手能够教会的。必须是作者在广泛阅读的基础上,有丰厚的文化积淀,再加上接触生活,有较深的生活体验才行。陆游说过:“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可见写作是关乎作者本身的条件的。林黛玉是一个好老师,她教香菱作诗,一是要她多读。让香菱先读《王摩诘全集》,读一百首五言律诗,细心揣摩透熟;再读一二百首杜甫的七言律诗;再读一二百首李白的七言绝句;有了这三个人做底子,再看陶渊明、应玚、谢灵运、阮籍、庾信、鲍照等。二是要她多领悟。不仅要背诵,还要“领略滋味”。当然,香菱照做了,且用心读诗,结合生活情境苦心领略。如领略王维的“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对“余”“上”的理解就联想到自己上京城路上所见的情景。最后加上香菱的实践,不停地写作,终于能够写出较好的诗了。林黛玉与香菱这种师生关系是极自由的,黛玉的教学也是极人性化的,香菱的学诗也是极自主的。
  然而,我们的写作教学却没能如此,也不可能如此。在紧张的备考中,学生用在语文上的时间相当有限,更不用说看多少多少书了。
  教师实行的依然是应试模式的功利性教学。由于社会对学校的评价都以考分、升学率、名牌率为主要尺度,因此语文教学也形成了一套与数理化相似的工具性应试训练模式。教学中重视各个知识点目标训练,在量化的操作中给予学生大量的习题卷、测试卷,教师则忙于编题、做题与阅卷。在工具性的应试操作中,教师被消减了执教的激情,学生被泯灭了学习语文的兴趣。
  教者父母心。语文教师在尴尬的处境中应该有一颗博大的心。责任心呼唤我们要捍卫母语,要对孩子负责。从我做起,改革课堂教学,提升语文魅力,已成为当务之急。写作教学既是弱点也是取巧点。学生怕作文,但是写作是学生语文综合能力的最高体现。一篇形神兼备的佳作,需要充足而翔实的素材、深刻而独到的思想、丰富而生动的语言及灵活而熟稔的写作技巧。以写作推动学生的语文学习,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何况语文学科占高考总分的150分,仍有其功利性价值,而作文却占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分值。就是不喜欢语文的学生,从功利目的上来说,也有学好语文的愿望。抓住这一契机,因材施教,定能收到好的教学效果。但问题是,语文学科特质决定了它不可能如数理化那样通过题海战术就能有近期效果。这就要求我们老师勤奋学习,大胆创新,有计划,有成效地展开智慧课堂教学探索。
  笔者在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进行了一些尝试,推行“人性化的写作教学”模式,这种模式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淡化技巧,注重人的感知。当然,淡化技巧不是不要技巧,而是在老师的教学引导中,在学生的感悟中,自然而然地用上对表情达意最好的技巧。
  一个中心,就是以学生为中心。
  写作教学的对象是学生,写作教学的主要目的就是学生能够作文,并且写出好的文章。因此,教师不可能越俎代庖,或一个人唱独角戏。教师要根据心理学知识,察言观色,了解学生喜欢什么,需要什么,适合那种教学方式,怎样才能达到教学的目的等,心有学生,才能对症下药,因材施教。
  人性化的写作教学,就是要把教师的科学的教育教学理念转化为教学行为,让学生接受甚或超越老师的写作能力。以人为本,亘古不变。以人的学识、修养、心理等为指南,实施教学,怎么教,都是创新,都是好的。
  课程改革倡导“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三维目标。人性化的写作教学就是遵循这一原则,以“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导向,引导学生在学的过程中掌握知识和方法,在写的过程中提高技能和审美情趣。
  我曾经上过一堂特别的作文课,印象很深。2006年10月,我到北京香山去参加课题组的“创新论坛”,正赶上香山红叶节。返回时我为我的两个班的学生带回了红叶明信片,每人一份。那一片片美丽的红叶,那一句句隽永的话语,让人爽心悦目。回校的第一堂课,我就借此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写作课。久别重逢的喜悦,老师的真挚关怀和那美丽的红叶明信片,把个课堂气氛营造得像春天似的。自然的,涌现出了许多情真意切,语言动人的好文章。
  二个基本点,就是兴趣点和着眼点。
  兴趣点,就是爱好或关切的情绪重点。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堂充满智慧的写作课,首先要设计的就是学生的兴趣点。学生有了兴趣,就会积极配合,合作学习,共同探究,因而也就能保证教学目标的达成。激趣的形式可以多样,可以放电影或录像,可以放音乐,可以展示实物,可以开展游戏或竞赛活动等,只要能够激发学生的积极性就行。哲学上告诉我们,要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学生兴奋了,动脑动口动手,何愁课不能上好!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好的开端等于成功的一半,很有道理。教师如果在兴趣点上做好了文章,就不愁学生写不出好文章了。记得课题组三届年会上,“创新杯”写作课堂大赛,北师大附中的一位老师给我印象很深,她的那堂精彩的课,有三个亮点,就是她做好了兴趣点的文章。第一是课前与学生与众不同沟通。一般老师上课,就课前几分钟时间与学生沟通;而她却用了一个晚上,深入学生中间与学生谈心,关心他们的生活等,到第二天上午上课时,我们还误认为是学生的班主任呢。她成功地取得了学生的心理认同和信任。第二是课前激趣。她是上颁奖词的写作,起始是以《英雄孟祥斌》的纪录片配悠扬而悲伤的音乐激趣,营造了浓浓的氛围,学生的目光很快就被吸引了。自然而然地导出颁奖词及其写作,很新颖。第三是引进竞争元素。教学过程中,她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最后完成任务好的一组将得到她从北京带来的精致奖品——中国结。学生精神振奋,争先恐后,自然这堂课非常成功。
  着眼点,就是考虑和注意的重点。这里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立意,二是谋篇。林黛玉曾对香菱说:“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古人写诗为文,都讲究立意,所谓“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黛玉的立意,是“意趣”,要真。我们教学生写作,也要端正学生的文风,写真意,抒真情,树高格。学生作文在立意上常犯的毛病是思想情感的小儿麻痹症。就是说文章流露出来的思想情感总是停留在幼儿水平,表现出思想水平的低幼化,有营养不良之感。他们对幼儿园、小学、初中的故事终生不忘。虽然生活在丰富多彩的现实中,但作文中所写的事件总是那些陈旧乏味的事件,作文里面好像永远没有生活和自己。这与高考作文要求观点深刻透彻、要有启发性相距甚远。这就要老师在施教过程中善加引导。老师要心中有“意”,才能引导学生靠近“意”。我利用红叶明信片上的那堂课,题名《片片枫叶情》,着眼点就是让学生感悟师生情谊,进而求真,求善,求美。上这样的作文课,心情舒畅,是一种享受。
  其次是谋篇。学生作文的通病就是思维的紊乱症。记叙没有线索,论证没有逻辑,说明没有顺序。给人的感觉前后颠倒,缺少整体构思。其实文无定法,但必须有一定的规律。还是拿林黛玉的话来说,作诗何难,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幅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可见写诗,先有一定的章法,谙熟之后就能生巧了。我认为在写作教学中,不妨借用写诗的“起承转合”,引导学生理清思路,谋篇布局,于不变中求万变。学生鉴赏诗歌,非常熟悉古人作诗的思路,写作教学中若能把古诗鉴赏与学生写作结合起来,学生一定心领神会,自然写作就不是难事了。
  我在上《借我一双慧眼——关于“手”的写作》时,在“做文章”环节,有意识地运用了“起承转合”的结构模式。起——眼看(只用眼睛观察自己的手,然后将观察结果用口头语言描述出来),承——手触(用手触摸,感受它的质地和温度)、鼻闻(用鼻子闻闻,嗅出手上的气味),转——脑想(展开联想,说开去),合——心汇(按顺序从头回忆,思考,准备写作)。这样,没有刻意教技巧,却在教学流程中体现了“思路”;有了师生的共同合作,学生也有材料可写了。
  这种写作教学是半开放的,更多地是尊重了学生的实际,丰富了他们的积淀,减轻了他们的畏难情绪。古希腊生物学家、散文家普多塔戈说:“头脑不是一个需要塞满的容器,而是一个需要被点燃的火把。”我们可以用开放的人性化写作教学为引线,去点燃学生头脑中的火把,让学生写作实践的过程,成为语文综合素养与能力不断增强的过程,成为个体生命深化思维、升华情感、发展个性的进程。
  总之,写作教学中,教师只要抓住“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就能为写作教学理一条思路,在简单化的操作中,融入教者更多的苦心和爱心,从而走出中学写作教学的误区。这种以简驭繁的“写作教学”模式,是要把教师对写作教学的认识从教学技巧的层面提升到教育理念的高度。从意识形态领域来研究,再引导学生创意地表达。写作教学的前提是写作教育。要用一种思想主导我们的教学行为。我们按照一定的目的、计划、措施去影响、培育学生,使之形成一定的思想观念、个性品德,获得一定的知识、能力和情操涵养,从而健康成长。


  【参考文献】
  1.郑和钧、邓京华《高中生心理学》浙江教育出版社93·11
  2.刘雨《写作心理学》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3
  3.弗兰克·戈布尔《第三思潮:马斯洛心理学》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2
  4.教育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4
  5.王丽编著《中国语文教育忧思录》教育科学出版社1999·11
  6.李安编著《美式教育成功之谜》内蒙古教育出版社2001·7
  7.于漪《特级教师于漪谈语文教学改革》中华论文·论文编号24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