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与现代密切结合的台湾中小学教育

推荐:


传统与现代密切结合的台湾中小学教育


西安市教育科学研究所   


 


201011月下旬,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首届海峡两岸中学语文教学交流活动参访团一行66人,在台湾进行了为期10天的参观交流。我作为参访团的一员,有幸参观了位于台北县的私立康桥双语实验高中和位于台北市的市立中崙高级中学。如果连同在位于台中市的中台禅寺所看到的由维觉大和尚创办的普台高中、普台国民中小学也算在内,我们这次在台湾先后接触到了三所学校。由于时间紧迫,活动内容安排得丰富而密集,所以未能作深入的观察与了解。但通过聆听校方的简报,观摩课堂教学,翻阅介绍资料,以及对实验室、图书馆、教学设施、校园环境的考察,我们深感收获颇丰,受益匪浅。


台湾中小学教育分为“国小”、“国中”和“高中”三个阶段。“国小”(相当于大陆的小学)六年,“国中”(相当于大陆的初中)三年。“国小”“国中”合起来九年,称之为“国民教育”,相当于大陆的“义务教育”。高中(含高职)也是三年。


台湾中小学教育给我们留下的突出印象是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的紧密结合。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十分重视对学生的传统文化及伦理道德教育,中华文化的精华和民族精神的精髓得到很好的传承与发扬,并且一以贯之,没有中断,少有折腾。


走进中崙高中,校园里洋溢着浓郁的中华文化气息,随处张贴着古典诗词、名言警句。会议室四周墙壁上悬挂着古典名画和书法作品。图书馆里展示出学校与故宫博物院合作的创新教学活动,以《清明上河图》《书画与文学》《奇茶妙墨》为主题,融社会、国文、美术、表演和资讯为一体,进行情景式教学,使学生受到灿烂中华文化的感染和熏陶,让民族精神深深扎根在学生的心田。这一点,在普台中小学表现得更为突出。维觉大和尚给普台中小学制定的“校训”是:“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他们把“心”的教育放在第一位,以开启“光明心性”,陶冶人格为宗旨。这所学校的国学课程取材自中国文化与伦理道德菁华,发扬中国固有的道德传统,启发学生的良知良能,培养学生礼仪廉耻的正确思想,发展健全、成熟的人格。即使在以“国际化”为第一目标的康桥双语学校,国学教育也备受重视,“人文化”的教育目标,以中华文化为载体,以艺术欣赏为起点,着力培养学生文学、美术、书法、音乐、戏剧等方面的欣赏、表演与创作能力,陶冶学生的人文气质。所接触到的“长官”(学校领导)和教师,也都是温文尔雅、学识渊博。在这里,国学不是点缀,更不是炫耀,而是切切实实的存在,是教育氛围,是学生须臾不可缺少的空气和食粮。


  践行现代教育理念,拓展国际视野,打造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中小学教育。


从办学目标上看,他们的定位很高。康桥双语学校的设校愿景就是“培育具国际竞争力的社会菁英,许孩子一个美丽的未来。”该校追求的六大目标是:国际化、乡土化、一贯化、精致化、科技化、人文化。台北市立中崙高中提出办好“未来学校”的设想,并且把这一理念具体化为“科技未来”、“人文未来”、“创新未来”,以“科技未来”为工具,以“人文未来”为内容,以“创新未来”为态度,在创造未来学校的道路上摸索前进。以发扬佛法佛理为宗旨的普台学校,开设英、日、法、西班牙四种语言,培养学生具备国际语言沟通能力,开拓宏观的国际视野。


  教学内容丰富多彩,教学方式灵活多变,体现多元文化和包容性,落实“适性”教育的理念。


康桥双语实验学校在“实验、双语、田园、能力”的办学理念的指导下,通过特色课程、专题研究、品格教育、田园教学及筑梦圆梦计划、多元社团活动、学科统整活动、社区服务活动、海外交流活动等方式,让学生获得多元体验,培养学生“带得走”的能力,包括解决问题的能力、使用资讯的能力、运用科技的能力和终身学习的能力。除了品格教育和智能教育之外,康桥学校还特别重视学生的体能锻炼,体育课之外每周有两节游泳课;学生毕业时,根据不同学段要通过“体能挑战”——八百米三千米长跑、国小六年级登玉山、国中七年级登雪山、八年级泳渡日月潭、高中生要骑自行车环岛行,还有“铁人三项”等项目,从而达到锻炼体能和意志力的目的。中崙高中与微软合作开展网络教学;与故宫博物院合作,通过数位档案(数字化档案)把博物馆搬进学校;书法、文艺创作、服装设计、涂鸦文化等,都深受学生欢迎,并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康桥学校和普台学校都倡导“田园教学”,并且有自己的“生态园地”,(即校办农场)把各领域课程融入田园教学,让学生在田园实践中涵养爱护生命、关心大自然的慈悲及知福惜福的观念。这些教育教学活动对于促进学生健康成长,适应社会需求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探寻纾解升学压力的管道和方法。


台湾国中及高中同样面临升学考试的压力。中崙高中校长潘正安先生坦言:“是什么决定教学成绩?是文化?是课时?是教师素养?最后还是由分数来决定的。”康桥双语实验高中张启隆校长也谈到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来,关心的还是考试成绩。而这一点与学校的办学理念并非完全一致。这个矛盾如何解决?中崙高中会议室的墙上贴着这样一条标语:“教学正常化纾解升学压力”。虽然我们对“教学正常化”的具体内涵缺乏了解,但估计与我们所谓的“常规教学”相类似,由此而体会到学校坚持正常化教学、淡化应试教育的决心。康轩文教集团董事长李万吉先生说:“国、高中学生均受苦于升学的压力……读书似乎就是为了升学考试,学生没有快乐的童年,丧失了学习的乐趣,也忽略了各项生活能力的培养。”他提出要“办一所实验中小学,以便于课程实验,并为课程改革做出更多贡献。”康桥实行十五年一贯学制正在把这一理想变为现实。这两所学校都在“培养会背书、会考试的学生还是培养具备多元能力的学生”这个问题上做出了正确的抉择,进行着积极的探索。


  国文教学坚守传统的阵地,也融入了现代教育的元素,创造着国文学科的新天地。其特点是:


1.教学目标瞄准人文素养,注重学生的能力培养和人格塑造。例如:康桥学校国文学科把“厚植基本能力”、“深耕文化素养”、“培养在地关怀”作为教学目标,既重视语言基础,又强调文化修养和对真善美的追求。在具体教学活动中,要求学生“听得专注,说得有理,读得深切,写得出色”。中崙高中国文科课程目标分为知性目标和感性目标两类。知性目标关注国学源流、文法修养、词语解析运用、阅读习惯、鉴赏探究、写作及口语表达能力;感性目标关注优美的文学、精彩的生命、丰厚的文化。


2.中华传统文化是国文课程的主体内容,通过教学让学生了解并欣赏传统文化的内涵,体验前人创作的心血,并赋予传统以新的生命。如:康桥学校的《史记轻松读》《装神弄鬼说神话》等;中崙高中课程规划高一学《孟子》,高二学《国学概要》,高三学应用文。课外则补充古诗词、散文、小说等。国文教材选文也体现出这个特点:


国中教材现代文与古诗文大约各占一半,高中教材以古诗文为主;现代文以民国及台湾作家作品为主,仅有个别大陆作家作品入选。(冰心《笑》,余秋雨《阳关雪》)还有少量外国文学作品。但没有时文政论作品。


3.多媒体与电子教材的运用,课外阅读的切实推进,多种内容和形式的主题活动,课堂教学延伸到校园的多个空间,带领学生走出课堂实际感受生命的悸动,多元化及多向化的评价模式,使得台湾国文教学充满现代气息和生命活力,呈现出生活化和全方位的语文学习态势,从而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学生感觉到“语文学习好好玩!”


4.教材编辑颇具匠心,为学生学习课文提供许多方便。例如:国中课文《我所知道的康桥》(徐志摩),共设八个栏目:“学习重点”、“课前预习”、“认识作者”、“课文、注释”、“课文欣赏”、“问题讨论”、“应用练习”、“延伸阅读”。高中课文《训俭示康》(司马光),共设四个栏目:“题解”、“作者”、“课文与注释”、“问题与讨论”。这些栏目的内容都比较丰富、具体,有助于学生对课文的阅读和赏析。“问题讨论”、“应用练习”贴近学生实际和现实生活,凸现了语文学习的价值所在。教材在视觉上,除了文字竖排的特点之外,各栏目都采用较大的字号,行间距也很大,疏疏朗朗,读起来眼睛不吃力,做批注也很方便。


5.就所听的几节国文课而言,给人的感觉是老师特别重视基础知识和字词教学,也特别能讲,但却很少看到师生对话和互动。例如《训俭示康》,老师花费很多时间细致地给学生讲述有关“谥号”、“史书体例”知识以及司马光的故事,课文的讲解也是重在词语解释和词性辨析,对于文句内容反倒轻描淡写。《蜜蜂的赞美》(秦牧)一课,老师按照“起承转合”的模式分析文章的结构,之后把主题思想写在黑板上,学生则忙着抄笔记。令人费解的是,课堂教学固守着陈旧的模式,与先进的教学理念和多元的教学活动极不协调。这说明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国文教学也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6.通过一份康桥国中九年级(初三)国文考试卷,台湾国文考试的状况可以略见一斑。全卷共五个大题,分值100分。第一题是“选择题”,共20个小题,都是“四选一”,内容涉及包括字词、文法、修辞、文体、文学史在内的基础知识的各个方面。第二题是“题组”,两组题含四个选择题,内容为诗歌、散文赏析。第三题是“解释”题,需要解释十个词语。第四题是“国字及注音”,即给加括号的字注音,或按照注音写“国字”(汉字),共有五个字。第五题是“开放题”,共有两个题,一个是写出出自《诗经》的五个成语,并各造一个句子。另一个是比较余光中的《等你,在雨中》和《诗经》的《青青子衿》这两首诗,从象征、情感、文辞等方面加以赏析,说明更喜欢哪一首,理由是什么?还有一道“加分题”(即附加题),设两道开放题,主要考查对课文内容的理解。从这份试卷,我们得到的信息是:国中国文考试题型以选择题为主,分值44分。考试内容偏重于基础知识,分值84分。开放题分值31分,其中包括20分的成语造句题;真正需要分析论述的开放题只有11分。如果把“加分题”也算进去,全卷的分析论述题分值19分,占总分108分的18.5%。这样的试卷结构是否适合国文考试,是否能真实考查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如何进行“多元化多向化”的教学评价,值得探讨。大陆也曾搞过“标准化”考试,实践证明弊多利少;台湾一直采用靠近西方的“标准化”考试模式。孰是孰非?尚难断定。也许,并不需要断定,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吧!


大陆与台湾同文同种,母语教育的内容和目标高度一致。加强两岸语文教学的交流,不仅让我们感受并学习到台湾同仁的进取精神和教学创意,也让我们在课程改革的探索中得到不少的启发和借鉴。


 

发表评论